当前位置: 首页> 亲子百科




南京政协会议开幕委员关注乳品标准、PM2.5

发布时间:20-08-01

  南京市政协第十二届五次会议将于今天正式开幕。昨天下午1点,出席此次会议的政协委员们陆陆续续从四面八方赶到钟山宾馆报到。在接下来的5天时间里,他们将带着社会各界的愿望,忠实履行自己的职责,积极参政议政,为南京的发展建言献策。

  也是从昨天开始,本报的六个姑娘开始跑两会。由于采用信息化技术,从去年开始,委员们的提案都已经实现网上提交,这让不少老委员们笑称“资料变少了”。虽然手中的材料少了,但委员们心中的豪情却丝毫没有减少。记者从南京市政协了解到,截至昨天下午5点30分,本次大会已收到提案284件,目前提案委正在对这些提案进行整理。趁着委员们报到的间隙,本报的六名记者抢先采访了部分参会委员,发现食品安全、教育、环境、城建等事关民生的热点问题都是委员们关注的重点。

  食

  去年以来,国内相继爆出“地沟油”和蒙牛“黄曲霉素”风波等消息,食品安全问题层出不穷,这也给国内的食品安全敲响了警钟,本届政协会议上,食品安全当仁不让地成为委员们关注的一大热点。

  学校食堂不仅要安全更要有营养

  南京市政协委员 第三高级中学的生物教师 周敏

  南京乳业应主动提高执行标准

  南京市政协委员 金阳光乳品有限公司董事长 李明霞

  周敏的提案是希望尽快规范中小学的食堂经营,让学生能吃到营养、卫生的午饭。

  她发现,现在学校的食堂,有一些是承包出去的,还有的是由学校员工承包,食堂的盈利性比较明显,对营养关注也不够。对此,家长也经常提出意见:学校食堂能不能不要总拿鸡腿作为荤菜,激素含量比较多;能不能少给孩子吃粉丝,因为听说吃了会变笨。家长的意见不一定都对,但反映家长对孩子营养的关注。

  周敏建议,学校食堂应借鉴鼓楼区的做法,由大公司招标,请营养学家配餐。

  2011年,乳品的新国标在经过长时间的酝酿后,公诸于世进行意见征集即招致社会公众质疑。政协委员、金阳光乳业董事长李明霞昨天报到时表示,她今年的提案就是关于乳业质量问题的。

  李明霞表示,新国标与老国标有两个明显的差异:菌落指数和蛋白质含量。老国标将菌落总数分4个等级,Ⅰ级低于50万个/毫升,而新国标则将最低门槛调整为200万个/毫升,相比较欧盟与美国的此类标准是10万个/毫升而言,菌落总数放宽3倍后,是美国、欧盟(10万个)标准的20倍。

  “细菌中不仅含有乳酸菌、酵母菌等,还有致病菌。因此细菌数越高,致病菌的分泌产物保留在牛奶里面的就越多,这对人体健康是有害的。虽然细菌高一点不会立即使人生病或者死人,但当中可能存在着你看不到的潜在的、慢性自杀性的东西。”而关于蛋白质含量,新国标将每100克生乳蛋白质含量由不低于2.95克降到2.8克,这个指标远低于发达国家3.0克以上的标准,“虽然比原来标准只少了0.15克,但营养价值显然大大缩水,无法满足消费者的营养需求。”

  “在国标不能更改的情况下,我希望南京市相关的行业主管部门,积极从大众健康角度考虑,颁布生乳地方执行标准,提高上述两项指标的实施水平,菌落数提高到30万个/毫升;蛋白质含量至少恢复到老国标的水平,即每100克生乳蛋白质含量不低于2.95克;而对于抗生素、亚硝酸盐等指标可按照欧盟标准进行执行。”李明霞说。

  在食品安全问题上“中介组织”是桥梁

  南京市政协委员 南京鹏宇联合会计师事务所 彭征安

  彭委员在提案中特别强调,食品安全是全社会的责任,社会中介组织作为政府与企业之间的桥梁,在协助政府管理社会经济活动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消委会可以引导消费者理性、科学消费,食品行业协会可以利用自身的专业优势规范行业行为、帮助成员提高食品管理水平、提升社会信誉。新闻媒体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明显,许多食品安全事件最终能被发现归功于新闻媒体的追踪报道。因此,要创造宽松有利的政策环境鼓励新闻媒体开展广泛深入的食品安全监督工作。

  住

  近年来,城市建设中的住房建设一直被人们关注,本届政协会议上,委员们不仅将焦点放在了市民住房保障等焦点问题上,更将目光投向城市建设与历史文化保护上。

  南京市政协委员 南京市明城垣史博物馆陈列研究部副主任 杨国庆

  夫子庙保护得糟糕并不在洋快餐和游戏机

  提了两次,今年再提“新馆地址”

  此次会议上,杨国庆还有一个提案,关于明城墙博物馆新馆选址的问题。第三次提出这样的提案,但是这方面的呼吁已经有10多年。

  目前,南京明城墙博物馆仅有100平米的展馆,里面展示的文物不到总文物的1%。南京明城墙博物馆的新馆建设迫在眉睫,杨国庆曾走访、勘察过德国、意大利等10多个国家的城墙。从史料来看,不论是目前城墙的长度,还是历史上的长度,南京的明城墙都是全球最长。另外,最牛的地方是,南京明城墙的砖上还都有城砖铭文。

  “如果给我足够大的地方展示,南京市民和游客能看到更多的关于南京过去的历史,关于明城墙的故事。”杨国庆说,比如,城砖是怎么烧制的?又是怎么被运到南京来的?

  之前关于新馆的地址选了很多个,如中华门瓮城,玄武门附近的广场,可是要么由于商业需要,要么由于建设停车场需要,都没谈成。目前最好的地方是南京市城市规划展览馆,在这里建南京明城墙博物馆,两者之间存在交叉内容,更重要的是不用拆迁不用重建。

  南京老城南的改造一直是南京市民关注的焦点,今年两会的政协委员杨国庆所在的民盟集体就有一个提案,这个提案的观点很新颖,在很多人批判南京夫子庙文化被毁的声音下,这个提案的想法则恰恰相反。

  有人说,夫子庙怎么可以有洋快餐这种洋玩意儿,甚至还有游戏厅等娱乐场所?

  杨国庆觉得,保护历史也要跟着时代走,“难道一定要让我们都去抖嗡?一定要完全恢复到几百年前的样子?”那是不可能的,现在夫子庙的人流量那么大,游客如此多,证明它目前的发展和保护是正确的,不需要大改动,劳民伤财,但需要进行小改动,比如小院落式的保护,恢复到过去的民俗文化,与当下的夫子庙相结合。

  其实,大家平时看到了太多城市光鲜的一面,有些地方还是非常不和谐,杨国庆去年走访过多次老城南街道,如老城南大油坊巷附近,从外面看不出什么,如果从高处看,那里的环境非常恶劣,就像是一个垃圾场,而且住满了清洁工人,生活环境也非常差。

  目前南京市计划将“片区改造老城南换成院落式改造”,因为这样,各个特色的街道和文化民俗的肌理就能留下来了。

  行

  路越修越多,地铁越修越长,可南京主城的交通,却还是常常会堵。

  如何缓解道路交通拥挤、如果让市民更实惠便捷地出行,这些问题,都成为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焦点。

  政府多补贴,地铁降票价

  长江大桥姐妹桥别离太远

  南京市政协委员 江苏德擎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心丹

  南京市政协委员 中石化南化公司副总工程师 强天驰

  政协委员黄心丹做过一项调查,一名上班族,每天搭乘地铁上下班一个来回,如果是最高票价4元,一天来回的路费就是8元,“一名普通上班族,出行成本占生活支出的10%--20%,这比例太大了。”

  目前,南京地铁的票价收费标准是计站收费,就是按照乘坐的车站的数量来收取,具体的标准是,起步价2元,乘坐1到8站(含上车站,下同),3元乘坐9到12个站,13站以上4元。乘客可根据自身需要,在刷卡或投币进站后,进行1号线与2号线之间的换乘,以乘坐的总站数一并在出站时计算收费金额,换乘不需要重新付费。

  黄心丹说,现在政府在公共交通出行补贴这块还是太弱,北京地铁的票价是不管坐多少站,都是2元,但是政府有补贴,“希望政府能多补贴这块,让上班族的出行乘客少支出些。”

  关于建长江大桥姐妹桥,这几年的议论就一直没断过。一直在江北居住、工作的政协委员强天驰说,一般没事他不会走大桥去江南,“大桥要是堵车,我宁愿走二桥去绕。”

  去过武汉和重庆,看了其他城市的过江大桥,他说,“其他城市过江桥之间的距离也就一两公里,南京的二桥和三桥太远了,都出主城了。”

  强天驰希望,新建的长江大桥姐妹桥不要离老桥太远,不然再建姐妹桥就失去了意义,长江大桥连接江北浦珠路和大桥南路,进南京主城非常方便,新建的姐妹桥要连接江南、江北哪些地方呢?“这点我希望南京的专业人士进行实地调研,老大桥的车实在太多、太堵。”他希望新桥最好在老桥的上游或下游的一两公里处,在江南片区,也最好是连接主要干道,他认为政府可以考虑在上元门附近。

  建议公交车重新开进中山陵

  南京市政协委员 民建南京市委秘书长 胡乐涛

  南京市政协委员 南京市测绘勘察研究院有限公司首席工程信息专家 钟金宁

  错时上下班,减少道路拥堵

  昨天下午,胡乐涛到钟山宾馆新大楼报到,这是他第20次参加市政协会议。

  今年,胡乐涛带了三个提案,其中一个是建议公交车重新开进中山陵。胡乐涛表示,中山陵目前允许私家车进入,却不允许公交车进入,有“嫌贫爱富”之嫌。应该让南京的公交车开进中山陵,让市民更方便的游玩中山陵。

  翻看胡乐涛的提案,记者发现,这是他连续三年关注公交问题。2010年,他建议郊县公交车也应让老年人免费乘车;去年,他建议公交优先要落到实处。

  “上下班高峰道路拥挤,可以通过错时上下班的政策来从根本上解决。”钟金宁表示,这个提案他已经酝酿了很久。

  钟金宁在错时上下班提案中建议有条件的单位和部门实行错日休息,比如,周二周三作为休息日,而周六周日正常上班。

  另外还可以将每周的双休改为单休,每个月底集中放大假,可以让部分员工出游,不至于都把出游安排在黄金周和小长假。

  环境

  PM2.5、灰霾、扬尘....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环境污染问题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无车日、水晶天、冬季空调温度调低1℃……如今,越来越多的人也正在以实际行动减少日常生活中的碳排放。在本届政协会议召开之时,“绿色”一词也成为会议的热门词。有关治理环境污染问题的提案逐年增多,委员提案、建议,处处可以听到环保的声音。

  森林城市的建设还要考虑“味觉效果”

  南京市政协委员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老师 林玮

  保证空气质量要从源头抓起

  南京市政协委员 南京市环境监测中心站总工程师 陈建江

  作为南航的老师,政协委员林玮此次带来了8条提案,其中一条关于“森林城市”的建设引起关注。

  据悉,从2004年起,全国绿化委员会、国家林业局启动了“国家森林城市”评定程序,截至2011年6月18日,30座城市被评为“国家森林城市”。既有一些依山傍水本来绿化基础较好的城市,比如贵阳、杭州等;也有昔日污染严重的重工业城市沈阳,本溪,江苏也有无锡、扬州两市获得这个荣誉称号。对比而言,以“山水城林”作为特色的南京远远落后了。

  南京的问题在哪?在提案中,林玮分析道,南京昔日的园林局被打散归并到多个部门,这造成了现在城市绿化多头管理,道路绿化、园林绿化、钟山风景区的绿化各归各的,“龙多必旱,只有以绿化委为龙头,统一管理,才能搞好南京绿化。”

  对于道路的绿化,各种不同的道路,绿化方案也不同,如主干道采用“乔木+绿篱”的形式,增大绿化量,充分净化空气。对于路侧绿地中,应多选用乡土植物,以利于植物生长,且不会引起物种入侵问题。可以考虑一般采用乔木、灌木、地被3 类植物组合的配置形式。树种上则侧重选择树型美、花美花香的植物。绿地的植物既有开花植物,也有观叶、观果、闻香植物,不但考虑到视觉效果,还考虑到味觉效果。

  另外,在城市平面越来越少的情况下,城市建立立体绿化很有必要,选择攀援植物及其它植物栽植并依附或者铺贴于各种构筑物及其它空间结构上的绿化方式,包括立交桥、建筑墙面、坡面、河道堤岸、屋顶、门庭、花架、棚架、阳台、廊、柱、栅栏、枯树及各种假山与建筑设施上的绿化。

  “现在的空气污染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某一种污染,混合性污染成为目前影响南京空气质量最主要的问题。”陈建江已是“老委员”了,他在今年南京两会期间关注的话题也自然不离环保老本行。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陈建江委员说,想要保证空气质量必须从源头抓起,在政协会议期间他将与有关方面交流并提出自己的一些意见和建议。

  “现在PM2.5、灰霾对空气质量的影响在逐步增加,市民对空气质量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想要保证空气质量不能简单的把工地的扬尘洒洒水就算了。”陈建江介绍,想要保证空气质量还要从源头抓起,多项统计数据显示,由于对化石能源的消耗,汽车的尾气排放对PM2.5的产生负重大责任。“这个时候,我们就要减少汽车污染物排放,逐步淘汰落后老旧车辆、黄标车,这是一项长期的工作,不是说看到一点成效就满足了,就不做或者放松管理了。”陈建江表示,自己将向有关部门咨询,提出一些想法,也想进一步了解机动车污染治理工作的相关措施和方法。

  2011年南京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为313天,同比去年多13天,虽然空气质量有所好转,不过陈建江还是很忧虑,“扬尘污染的问题,今年还是要提。”虽然南京控制城市扬尘的力度加强了,陈建江还是希望能够真正从施工方入手,让他们首先树立起环保的观念,而不是单纯的执行。 潘晓琴 程晓 章庆 刘伟娟 刘莉莎 梁莹

上一篇: 桑青汤
下一篇: 面对OEM模式弊端 这里的玩具企业这么做...